JR

舅舅生日快乐呀呜

时间酒:

紫玉落英拂春袖,三秋桂子月如霜。温酒烧夜,葬旧梦薄凉。

醉时作醒醒作醉,英雄有泪士无伤。了却前尘,踏无限风光。


文字依旧来自 @别鹊惊枝 我的老枝❤️


最近非常忙所以画的很赶很粗糙,是和蓝大生贺配对的一张,p2拼了一下。


p3是来自金小公子和思追联手出品的长寿面,祝愿舅舅安康顺遂(doge


p4曦澄,蓝大的礼物由于作者脑瘫想不出来,所以大家自由想象吧


p5,来自我。阴戾也好,刻薄也罢,我只想看你真心笑出来的样子。生日快乐江澄。



情自生:

授权转载

P2 Mandy太太:傲娇的江澄💜

P3 授权图

cr.twi@tanakachan13
https://twitter.com/tanakachan13/status/1054199214668963840?s=19

请勿转出lofter,谢谢啦。

眠狼:

大号这边挂几天。

眠狼RDJ:

为了不污染大号,这事最后一次,在小号上说吧。
因为P1有点过分,事实证明这样的人也不少。如果作为黑子,就算给我编一个眠狼宇宙小故事,无论多离谱我也懒得理会,除非你过来杠。但口口声声说“我也是粉丝”,人家随便空口白牙一句话你就开始怀疑了,你不是粉,你只是随手收图的看客而已。

我只好特地回到家里打开旧电脑,把去年的聊天记录翻一翻,找出7月27广告发出日,当晚的对接过程。我27日傍晚交稿后,根据客户要求,从9点左右开始改动画面中的主题宣传语"And you, what would you do for love"的字体跟大小,最终11点图文全部确认完毕。
这些不算是为了能自证,天底下也没有让被造谣的人来反证的道理,况且别人怎么编怎么想我也拦不住。我发出来只是想让一些人清醒一点。

“官方居然没互动?”“居然没打tag没at?”“我不信,怎么可能?”
你一个注定这辈子只能困在井里头的玩意,难以相信这世上有可以飞翔的生物,不懂得其中的奥妙跟原理,是你自己的问题。

隔行如隔山,拿自己贫瘠的阅历跟知识去胡乱质疑,容易彰显自己的愚蠢。
而以这种'他只是自我高潮罢了官方根本没鸟他'的臆想来让焦虑的自己好过一点的,你也只会越来越焦虑。

说完了,去吃饭~

微博上看到这个很炸
真的很给天天招黑
希望大家能举报一下

【柚天】愿有岁月可回首(2)

校园paro
高三理科生柚子×高二文科生天天
文笔奇怪抠脚
全世界中文八级
有根据现实的经历
慎入

高三部又要模考了。

但是羽生结弦挺开心的,因为模考结束就是校方和学生会举办的游园活动。

“你们这是去干嘛?”金杨问路过他们班门口的金博洋戈米沙和宇野昌磨

“哦,江哥,我们明天有游园活动。”金博洋说完,宇野就拿着一沓兑奖券晃了晃。

“哈?我咋不知道?”

“你们高三不忙么,校长才叫我们做的。”

“OK,那我们会去看看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窗边的羽生结弦接话,还顺便给了他们一个wink.

“好,那,到时候你们有空来玩啊。”金博洋笑的露出了虎牙,上课铃响的正好,“哎先走了啊。”

“bye~”羽生结弦向他们挥了挥手

金博洋也挥了挥手就和米沙宇野各自提着东西走向学生会办公室。

“天总,耳朵红了喔。”米沙一只手扯扯他的耳朵。

“闭嘴吧你。”

“......”宇野面无表情地大步往前走。

“所以说为什么有校园活动?”羽生结弦向金杨韩聪抛出问题。

“那你还说要去参加?”隋文静抱着书站在一边

“女老师们有排球赛呢,估计只是不想上课”金杨拍拍隋文静“桶姐别看了,不就是模考,反正你也就那样吧。”

“去,你们知道天天管什么项目吗?”隋文静拍掉金杨的手

“什么?”三个大老爷们同时转过来看着她

“是兑奖办的。”路过的费哥说,“他们三个离得挺近的,宇野是跳绳,米沙是绕口令。”

“米沙管绕口令?”“6,可以的老铁”

“那他们不可以玩吗?”羽生结弦问到

“肯定是可以的了,学生会人那么多,会轮流值班的嘛。”费尔南德兹挥挥手“该去考场了。”

“那我要去玩。”羽生结弦拿了笔袋就和他们往考场走。

“呼终于考完了。”韩聪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走走走,吃饭了吃饭了”金杨一边收试卷一边催促

“下午就可以去玩了。”隋文静伸了个懒腰转向武大靖和韩天宇“哎你俩记得去捧场啊。”

韩天宇一边把武大靖往外推一边比了个“ok”的手势。

羽生结弦从窗外叫住金杨把笔袋递给他“帮我放一下。”

“对了羽生啊,这次活动可以换黄熊精。”金杨放下笔袋,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羽生结弦的两眼放光。

“你就不该跟他说。”费尔南德兹捂脸。

羽生结弦兴奋了一整个中午。

金博洋对着一脸期待的羽生结弦有些疑惑,金杨无奈的摊手“听说有奖品有黄熊精他就一直高兴到现在。”

“噗桑我势在必得!”羽生结弦握拳

“前辈,你必须有四十张兑奖券才能拿到。”宇野昌磨真的想翻个白眼

“四十张挺容易吧?”羽生结弦去宇野昌磨那排队

“是挺容易,”宇野昌磨递给他一根绳,“但是噗桑就两个。”

“而且第一名只有三张券,第二三名只有一张。”金博洋诚恳地提醒。

羽生结弦奋力跳绳的样子惹得金博洋和其他围观的人转过脸笑。

“那我先去值班了啊宇野。”金博洋又看了一眼羽生结弦对着宇野昌磨说,宇野昌磨点了点头。

羽生结弦跳的次数没有同组的另外两个女生的次数多。

羽生结弦拿着一张票觉得有点悬。

羽生结弦玩了大大小小的游戏,但是怎么也只有28张券,他正发愁就看见戈米沙拿着几张卡片向他挥手“柚子,绕口令了解一下?”

羽生结弦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

“哎你等我一下我下班了咱一起去抱团游戏。”戈米沙嚷到“我给你两张券行了吧”
“五张。”
“两张。”
“三张,不能再多了。”
“四张。”
“喂...”
“四张。”
“哎行吧行吧。你都会讨价还价了啊”戈米沙认命的抽了四张兑奖券给他。

羽生结弦和戈米沙被路过的老铁组拉入队伍。

“咱们几个,肯定妥妥的赢啊。”金杨抱着手臂站在活动区内笑到

“江哥,人都不敢进来了。”金博洋瞅了瞅旁边围观的人

“那就别让他们进了。”

“聪哥柚子米沙靖哥哥天宇哥,加上我俩也就七个人啊”金博洋撇了金杨一眼“桶姐又不愿意和我们玩,豆丁和费哥值班呢。”

“那就随便进来三个男生吧。”羽生结弦站到金博洋身后两手搭着金博洋的肩膀“博洋我们一起,你要拉我哦。”

“okok没问题”金博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天总我也要和你一起!”戈米沙无视了来自羽生结弦的白眼

“先说好啊米沙,过来过来”金博洋拍拍戈米沙,戈米沙把头凑了过去“票,我是一定要拿的,最后只能剩三个人,你懂我意思吧?”戈米沙和金博洋同时看了一眼往金杨他们那边笑了起来。

“所以,这叫卖队友吧?”羽生结弦趴在金博洋背上眨着眼睛问

“哎对,为了票只能对不起他们了。”金博洋站直,羽生结弦起来搂着他的肩“博洋想要券干嘛呢?”

“嗯,有个想换的东西。”金博洋笑了笑说“我们过去吧,准备了。”

“好,圈子绕大点啊。”
“7!”
“ok,那三个外人成功被挤出去了”戈米沙看着被金博洋抱着的手臂扭头装作看不见抱着金博洋的某牛
“5!”
“卧槽金天天队友爱呢?”金杨死死地抓着金博洋,韩聪则默默地走出去
“江哥你就出去吧,拜拜了您嘞。”金博洋冷漠地扒开金杨
“3!”
“天天听话,过来。”武大靖和韩天宇使劲想把金博洋往他们那边揽
“我说你们是想让我死吗。”金博洋被戈米沙和羽生结弦拔了回来。
“不好意思,博洋是先抱我们的。”羽生结弦听完一边的裁判判决以后依旧抱着金博洋。
“没脸看没脸看”戈米沙无奈的摇摇头“领券去了二位爷。”

“这个一等奖四张。”金博洋满意地收好券点了点头“我的兑奖券够了。”

“还差四张。”羽生结弦失落的垂头

“都叫你去我那儿的绕口令了。”戈米沙心情愉快地哼着小曲儿

“你走开。”羽生结弦念在金博洋在旁边的份上没有翻白眼。

“那我先去兑奖了,米沙你带柚子再去绕两圈看看有什么还有活动。”金博洋挠挠头和身边路过的同学一起离开。

“嘿!”梅德韦杰娃牵着扎吉托娃的手从羽生结弦身后拍了拍他和戈米沙的肩膀

“嘿!你们有多余的兑奖券吗!?”

羽生结弦激动的拿着四十张票走向兑奖办。

“好嘞,这是你的熊请拿好喔学长。”递给他噗桑的是金杨说的那个跟金博洋玩的不错的女孩子。
羽生结弦还是接过了噗桑说了声谢谢然后皮笑肉不笑站在一边等戈米沙。
“哎大妹子,另一只呢?”戈米沙把兑奖券放在桌上
“另一只?”女生拿起票数了起来“另一只被天总换走啦。”
“哦~有趣。”戈米沙拿起奖品挑了挑眉往羽生结弦那里走过去

“所以说晚上没课程了?”隋文静啃着鸡腿的锤了韩聪一下

“。。。好像老班说可以看电影。”韩聪往后退“估计去参加排球赛了。”

“哎羽生晚上...”隋文静准备向羽生结弦打个招呼“好阿......这孩子赶着投胎啊”

韩聪和金杨转过身往后面看一眼,戈米沙正在和宇野昌磨说着些什么。

“走吧,回教室了。”韩聪站起身

“你们先回,我找一下天天。”金杨收拾完垃圾就朝着高二教学区走去。

“他找天天干啥?”韩聪问

“差点忘了,今天游园活动明天情人节。”隋文静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金杨还催人家表白,人家真要表白了比谁都着急。”

“啥?”

“没啥,走吧。”

金博洋刚放下熊就打了个喷嚏。



找了几天被屏蔽的词,结果是噗桑的名儿。。。

【柚天】愿有岁月可回首(1)

校园paro
高三理科生柚子×高二文科生天天
文笔奇怪抠脚
全世界中文八级
有根据现实的经历
慎入

羽生结弦和他的同班同学站在一起,宣读百日誓师大会的誓言。高三(1)班,理科重点班之一。他们宣完誓,台下掌声雷动。
“不仅因为他们是理科重点一班,还因为誓词霸气吧?”羽生结弦这样想。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羽生结弦和他的同班同学们一起回到座位上,他们班的右边是高二年级区,他坐在了最靠近高二那一列的倒数的一个位置。

只隔着着两米远,他能清楚的看到高二年级的文科重点班,高二(20)班。

高一高二都很给面子的鼓了掌,
“不过只是第一个出来的和最后出来的掌声多而已。”戈米沙骚气的声音又继续“喔~当然还有小姑娘们的体育班。”

他偏着头看向正在和女同学打闹的戈米沙和金博洋,金博洋像是感受到了目光,也偏过头来看了看羽生结弦,然后笑了笑从戈米沙手里拿了颗糖丢给他。羽生结弦接住了糖说了声谢谢,金博洋挥了挥手又转头和戈米沙聊了起来。

“喂,羽生,看哪个学妹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羽生结弦旁边的金杨推了推他肩膀,羽生结弦剥着糖纸笑了笑说“倒不是看学妹,看一个学弟呢。”

“说到学弟...”金杨往那边看了看,“欸天天米沙分我几颗糖!”金杨朝着二十班喊“还有你文静姐他们几个的。”

羽生结弦突然很想远离金杨,他感受到了来自几十个学妹+几个学弟的白眼。

“你看的是他吗?”金杨给他们分完糖问羽生结弦。
“嗯。”羽生结弦含着糖点头。
“喂盯着人家太久也不好啊”金杨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你应该去表白。”

羽生结弦笑了笑然后随着周围的人一起不走心地鼓掌。

“看见米沙前面那学妹了吗?对没错那个”金杨给羽生结弦指了指坐在金博洋前面的一个女生,“她和我们天天和米沙玩的可好了,你知道的吧?你嘴里的糖就是天天米沙问她要的。”

“......”羽生结弦突然想吐掉这糖

“别乱吐,等会儿罚扫你就知道错了。”金杨微笑地拍了拍羽生结弦的肩膀。

羽生结弦还是把糖果咽下去了。

“玩的好的不止那学妹一个人吧。”

“是啊,不止一个,那前面两三个都是,应该是说很多个呢,毕竟她们班41个女生9个男生。天天还是受欢迎的班长。”金杨摸摸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旁边高二文重班的女生们弄气球,而金博洋戈米沙和其他男生则是在一边给女生们收拾。

羽生结弦转过头看着台上。

到了大会的尾声。高三们在横幅上签字,高一高二急急忙忙地把手里的气球放飞就拿着椅子跑回教室。

他们想快点吃上饭。

金博洋正准备提着椅子回去,羽生结弦就叫住了他“博洋不帮女孩子提椅子吗?”

“我们班的女生还没那么娇气,她们用不到我。”金博洋笑了笑,这是事实。在男生稀少的文重班,很多女生都能当汉子了。

“这样啊。”羽生结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我先上去了柚子。”金博洋心里不仅想早点吃饭还想离开这尬聊之地。

“博洋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签名?”羽生结弦又问。

“哈?我去干嘛?我又不是高三的。”

“就和我一起去吧?一下下就好。”羽生结弦做出拜托的手势。

“......好吧。”金博洋的耳朵微微红了,把椅子递给身边等待着的戈米沙和金杨指的那几个女生,他对着戈米沙和刚刚坐他前面的女生说“老铁帮我拿上去啊。大妹子耳机等会儿你在我抽屉里拿就好。”

“欸那我帮你打包啊。”“谢谢天总啦。”
戈米沙和女生和金博洋说完话就向教学楼走去。

“博洋,你和那个女生什么关系啊?”羽生结弦话一出就觉得问这话有点失态。

“还能什么关系?好友呗。”金博洋回答“欸你可别误会啊,等会儿喜欢她的男生过来削我。”

“是吗,我知道了。”羽生结弦突然笑的很灿烂,金博洋看着他也没说什么。

羽生结弦把笔递给了金博洋,金博洋满脸不解没接过笔
“柚子你还没写呢。先让我写不太好吧?”

“博洋先写吧,不是赶着吃饭吗。”

“欸,那好吧。”金博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拿着笔写下了一句“长风破浪,祝高考顺利。”

“嗯谢谢博洋,你去吃饭吧。”

“好,那我先走了。”

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像冲出栅栏的猪一般的跑姿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在金博洋所写的祝福语下面写了句话。

“能借我一下手机吗?”羽生结弦向旁边的同班同学说,“我拍几张照片,等会儿回宿舍你发给我。”


唔,有借用前两周我校百日誓师大会的一些真事和身边同学相处过程中的一些事。以及,就把那个妹子当成我好啦。
第一次发柚天文有点紧张。